Aviso

dont wake me up

我还是不擅长去喜欢一个人

我的嫉妒心使我羞耻

我试图用我的失败、困惑和危险来打动你

再见了,日耳曼

两年后欧洲杯见

🇩🇪06-18,12年

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

放逐

这篇文晚了1333天

希望你们各自安好

曾经世界这么大你们总会走到一起,如今城市这么小却从没遇见过

我真的爱过你们

//

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春去秋来,四季轮回,转眼又是一年光阴。

没有人去数分离的日子,一张日历就是刻在心上的一道伤口,直到这颗小小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这种疼痛了,然后,就不去数了。

林允儿却不一样,1316天,她记得很清楚,她站在客厅对着挂日历的墙,好看的手指轻轻地撕下昨天的那一页。

1317天。

眼睛都不眨一下的,揉皱了那团纸扔进垃圾桶里。现代人很少会用这种日历了,大部分人都不太记日子,生活逐渐快餐化,连节日都不能提起他们多少兴趣,更何况是普通的每一天。

平凡而普通的生活。

一...

明天开始码字,真的

最近是在忙(这也是真的

点文的话想看七鸟的比较多so,但是梗还是没想到

其实我一直很想写工科直男型选手谈恋爱,但是发觉我饭的爱豆和厨的角色都不是这一挂的(呵

灵感要枯竭了)

她是龙 (2)

#新键盘到了

开心

2

「喂,你叫什么名字?」

「……Alter」

「Alter?」她重复了一遍,偏着头琢磨琢磨,「这是姓还是名字?」

「名字。」

金发小鬼惜字如金,看着贞德的眼睛平淡无波,可贞德偏偏看得出来她是在闹别扭。

「那姓呢,姓氏是什么?」

「……没有。」Alter垂下眼,她坐在被太阳烤得温热的大石头上,面色苍白缺乏红润,「我只是一个奴隶。」

原来是这样,一下子连上了。

「所以你是逃出来的对吧,那支箭是抓你的士兵射的。」Alter不置可否的保持沉默,贞德冷笑一声,眯起眼睛去抓她的下巴,「可是你还是落到我手里了——不失望吗,逃来逃去下场都没有什么区别。」

「你可以杀了我。...

她是龙 (1)

#跟电影没半毛钱关系

我预感今天不更文整个三月都不会更了

说好的三万字

这是,六分之一

alter组,阅读愉快

1、

普鲁托山脉横亘于整个海岛的中央,将这不算大的地盘划成了两部分,左边是平原,右边是郁郁苍苍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。最高的尖顶峰像一把利剑直入云霄,据说必须要退到西海岸线才能看见那白色的山顶和连绵起伏的群山。

很少有人知道山那边是什么,毕竟对于常人来说普鲁托山脉就是一道天堑,只有不怕死和求死的人才会想着去攀登,毕竟——只有兰斯洛特那样英勇无畏的骑士才能跨过普鲁托山脉呢。

这些事情她当然知道,再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位伟大骑士的“英勇”了。

咬牙切齿地把兰斯洛特骂了个狗血淋头,人人都称赞兰斯洛特...

#本来想写剑伊

结果写到一半没有思路了

只是个残稿

所以在家真的没办法码字

没事,马上回学校了各位

saber的话,最喜欢什么颜色呢?

唔,我想是蓝色吧。

蓝色么?是因为不列颠周围都是海吗?

不……我想,或许是王袍是蓝色吧……

啊,因为saber是国王陛下呢……

那双深红色的眼睛,微微笑了起来。

她也跟随着这个笑容放松了嘴角,其实“喜欢”这个话题于她来说实在太过模糊,不管她回答什么,只要能让眼前的女子扬起笑容就好了。

此刻心中仅有这样细小的愿望。

saber知道我最喜欢什么颜色吗?

纤细的身影站在窗前,玻璃窗外是永不停歇的风雪。

我知道的,是白色。

她没有开口,两人的默契足够回答...

Message (6)

#基友线下催更

我是没办法了

好久不见

if 平行宇宙的可能性

「生酱,你已经三天没去学校了诶……这样真的好吗?」

西野困惑地皱着眉,为难地看向对面大口大口吃着冰淇淋的生田,经过几天情绪的沉淀,生田看上去状态好了很多。

「没关系的,反正我爸妈都不知道……我爸现在正在国外做讲座呢,根本没有时间管我。」

生田毫不在意地大口吃着冰淇淋,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那杯圣代,「哇唔,真的好好吃~感觉又有劲了呢~」

「生酱,」西野无奈地托着下巴,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胡思乱想完全是多余的,「你不去学校,那你每天都在干什么啊?」

「我吗,我当然是在匡扶正义啦!」

对方叉着腰很得意的模样,「嗯,虽然这次的对象是我老爸,姆...

Once upon time

#标题瞎取的,赶末班车祝大小姐生日快乐

也是还了国服抽到伊修塔尔的愿

最近忙着往医院跑耽误了很久

骑士王X伊修塔尔

阅读愉快

这段时间她变得有些懒散。

身体里蔓延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连带着挥剑的动作都变得迟疑。

不列颠伟大的骑士王,在死后的岁月中体会到了生前没有过的安逸。

「安逸是大敌。」

她站在模拟训练场里,只穿着白色的短衣,如同她十四岁的模样——不着盔甲或许可以让身体轻巧一点,高文这样热心地建议她,不过似乎忘了王的疲惫并不源自于身体。

迦勒底的从者太多了。

从最开始陪伴着御主,可是随着新从者的增加,立香需要她的次数越来越少,而这次她去乌鲁克的时候,甚至都没有叫上她。

诶,我这绝对不是在抱怨。

反手...

多谢各位的欧气,终于届到了

把黑呆放进my room对着蓝呆出来了

(是很喜欢阿尔托莉雅嘛

word启动!!开始码字!!

1 / 20

© Av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